??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2019死公式五不中 >

刷了3天微博:我骂着骂着就哭了

发布日期:2020-02-03 16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科技真的发达了,现在足不出户,我就能被千里之外的陌生人气到脑仁疼,同时也能被从未谋面的那些人感动到哭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每天有一亿年轻人在微博上假装生气,因为我们骂着骂着就哭了。

  别看我们年轻人平时熬夜喝酒吃麻辣烫,关键时刻还是非常紧(pa)张(si)的。

  我们苦口婆心地劝爸妈戴口罩,却被一顿怼:“当年非典都没事,这点肺炎能有啥事?”

  有些爸妈不仅不戴口罩,还偏要去人流密集的地方。去菜市场买菜、去麻将馆搓麻、跟老同学喝酒聚会……

  小磨香油、风油精、烟花、盐水漱口、喝酒杀毒……一个比一个离谱,你辟谣的速度永远赶不上长辈转发的手速。

  最无语的是有人误以为“宠物会携带新冠病毒”,因此已经有小可怜被主人遗弃了。

  千媛真想顺着网线爬过去问问:猫狗做错了什么?能不能有点常识?怎么什么谣都信啊!

  非常时期嘛,大家惊慌失措,容易偏听偏信做出蠢事,千媛也能理解,一次次勉强按下想打人的拳。

  但当我看到武汉协和医院的医生,他们戴着一次性口罩,可怜巴巴地讨要物资时,我再也忍不住了!

  医生是冲在第一线的人,暴露在如此高风险的感染环境中,却得不到应有的防护。

  在这次疫情里,上到企业,下到个人,一直有人在为这场战役付出,捐菜捐钱捐物资。

  如果没有这么割裂的对比,或许我不会这么生气,但两个极端情绪每天交替上演,就很难受了。

  一位山东的环卫工老人,将12000元现金和一张纸条放到派出所,就匆匆离开。

  纸条上面写着“急转武汉防控中心,为白衣天使加点油,我的一点心意,东港环卫。”

  纸条上没有留下老人的名字,我不知道这12000元是他工作多少年攒下的,我只能从监控录像看到老人的样子,潇洒得就像一个侠客。

  还有看到武汉物资告急就连夜出动的卡车司机,封城后,疫区的一切物资几乎都靠他们去送了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其实普通人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。一份养老钱,一次和亲人团圆的假期,这些对他们来说不可多得的东西,就这样被他们慷慨解囊送出去,只是因为他们觉得,那里的人更需要。

  《我不是药神》的原型陆勇,从印度人肉带回口罩和护目镜,奔波之辛苦,让人忘了他其实还是个慢粒白血病病人。

  保姆纵火案中的受害者林爸爸,被人在一张捐赠清单上发现,他捐了9万元的口罩。

  在记者采访时,他的第一句话是:“这没什么,这是全国人民都关心的事情。现在口罩比较紧缺,我也是不断地在找渠道。希望能买到给有需要的人。”

  84岁的钟南山院士,一边说着“没有事尽量不要去武汉”,一边自己挤上了奔赴武汉的高铁。

  抖音上那些“没毛病不要乱吃药”,“家养宠物不会传染”等等很多消息,都是李兰娟院士在辟谣科普的。

  那天,刘丽本来准备去外地看女儿。在机场过了安检后,收到紧急召回的命令,转而登上了去往武汉的飞机。

  他们放弃原定与亲人团聚的计划,选择加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。嘴上说着“若有战,召必回。”却在召令未达前,递交了请战书。

  另一位90后护士单霞,还为了节约穿脱防护服的时间,换了个许多男孩子都不该尝试的新发型。

  如果在微博搜索护士剪发,你还能看到许多组团剪发抗“疫”的护士们,只因为这些养了10年的头发可能增加她们感染的风险,而她们又必须站到最前线。

  他从公元1346年的黑死病讲起,叨叨了20分钟的人类历史上的传染病。但我印象最深的,是他在结尾不到1分钟里说的这段话。

  “任何传染病,都有可能改变人类历史的进程,岁月这么静好,就一定有人在负重前行,什么人?我这样的人。”

  白天我看了一个土味混剪,里面有在口罩里面贴姨妈巾的大妈,有口罩外面戳个洞抽烟的大爷,有全副武装穿着雨衣的的哥,有跪在街头喊着“我受不了”的大叔……

  2003年非典之后,国务院通过了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》,将此类事件中成立全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指挥部,以行政法规的形式确定下来。

  但我们希望下一次出现的时候,我们可不可以不用这么被动,不用这么手足无措,不用这么提心吊胆地去祈求平安。

 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之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。就如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

  倘若有了炬火,出了太阳,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。不但毫无不平,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;因为他照了人类,连我都在内。

平码最新公式 | 2019死公式五不中 | 三中三公式破解怎么算 | 已破解三中三公式 |

Power by DedeCms